痴妄归人

【屁】1

叶秋胃不好。
长年晨昏颠倒,三餐无定严重的摧残着他的胃。而叶秋也如所有小年轻一样,抱着挥霍健康的态度放任着。 在年轻人看来,一夜不睡或是一顿不吃,不过是小事。与空泛的健康相比,夜生活显然更加令人无法放弃。
叶秋的挥霍与他们不同,更像一种透支,以此不去想什么人或者什么事。至于身体的报应,他还年轻,到时候收手也为时不晚。
直到叶秋被胃病肛进了医院。眼睁睁的看着护士姐姐将又细又长的针头怼进皮肤, 才相信报应这种事情是存在的。叶秋撇撇嘴,对胃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有些不满,如果叶修在这里,大概会用夸张的语调嘲笑他。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眼看,苍天饶过谁。
叶秋闭了眼都能想出他的样子,带着欠揍又幸灾乐祸的笑,让人恨不得揍上一拳。
躺在病床上输液,时间好像一下子变得缓慢又无聊。窗外的树长得还挺高,有时会有飞鸟在那里停歇。 年轻的总裁有时无聊极了,会仔细的试图辨认出这些跳跃着的生灵。他和叶修某次的生日礼物就是本鸟类大全。
戴胜、百灵、还有不知名的雀类。叶秋常常是一个人在床上坐一整天,就盯着树和鸟看着,几天下来他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能张目对日的时候。
病中的人好回忆,叶秋也不例外。小时候肠胃也弱得很,疼起来撕心裂肺。他躺在床上,叶母绷着脸给他盖上被子就出去叫医生。这样的母亲让叶秋怕的很,他隐隐觉得自己给母亲添了麻烦,口中那么点撒娇也咽了回去。一个人躺在床上,周围变得很静很静,一种无助感绑架了叶秋。不过没等叶秋感伤多久,就看见他哥拿着什么东西,哒哒哒哒跑了进来。还没等他说什么话,叶修一把掀开他的衣服,将一个暖融融的东西塞进去,然后整个人压在叶秋身上。
比人体要高的温度挨到皮肤,带来一阵颤栗,原来是个热水袋而已。等到反应过来叶修整个人死死的压着他。叶秋迷迷糊糊,有些茫然
「你要干什么」
叶修专注地压着或说抱着叶秋,显得有些严肃。闻言笑着回答
「为了让你好的更快啊」
不知道是温度还是被人抱着的安心,叶秋很快睡了过去。等醒来胃疼好了七七八八。
后来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比如说出走了的叶修,比如说这次生病他连叶母也没通知。但是胃的娇弱倒是一如既往。
出院了的叶秋规矩了几天,不过很快又故态复萌。这几天叶氏要和一个建材公司签订合同,叶秋已经不眠不休的赶了好几天的材料。夜晚的风吹着,从办公室的落地窗望出去,万家灯火闪烁,每一盏背后,是否都是温馨的景象呢?叶秋莫名有些烦躁。咖啡已经喝完,还有整整一摞的文件等着他处理,忽然间却有些不想看了。
轻车熟路的退出了一大堆电子报表的界面打开QQ,输完密码后点进那个只有一个人的分组。「哥哥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的1/1」,叶秋不知怎么的就松了口气。
「混账,今年回来吗!」叶秋恶狠狠的地敲着键盘。
「哥最近忙得很呢」那边也很快回了过来,速度快的多少让叶秋有些惊讶。
事实上,消息发出去后年轻的总裁有一丝懊悔。往年叶修被他温声细语的哄着尚且不回来,今年被他这样恶声恶气的一催更加不会了。说不定还会以此为借口说「本来我还想着回来一趟,但是你这么说那哥就不回去了。」叶秋无法接受他自己亲手毁掉了一个让哥哥回来的机会。叶修会主动回来这件事概率太小,但他忍不住会相信,并且为此懊恼。万一叶修真的曾经想要回来呢?
幸而叶修并没有像叶秋想的那样借题发挥,而是接着发了句「蠢弟弟火气这么大,是哪个不长眼的惹了我们家叶秋秋啊?」
叶秋看的心里一阵恶寒,又有些甜蜜和庆幸。
「啊,没有,工作上有点累而已。没事,你继续玩吧。」叶秋的回复恢复了冷谈的语气,随后爆手速下了QQ。
他突然不知道向叶修说什么,说胃病住院的难受,还是说连日工作的压力突破天际,抑或抱怨此时此刻一个人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大厦里面加班熬夜的孤单。都不能,就算他说的声情并茂天花乱坠叶修也不会回来,徒增两人烦恼罢了。
办公室的灯光透出去,路上的行人可以看见高大写字楼和镶嵌着的静默的玻璃窗。某一扇窗子后闪着整栋楼唯一的光亮。
合同签的很顺利。有财建材公司的黄老板笑的见牙不见眼,肚子上的肉,三道皱褶晃呀晃。黄老板谈成了生意可是兴奋的不得了,有生之年居然能谈个叶氏的单子,这比谈个女朋友爽多了。于是死拖活拽要请叶秋吃饭。
叶秋一身西装革履,这会有点热了,抬手将领带松开了些,隐约露出了一小截锁骨。想着自己这几天都没怎么吃饭,一会回去办公怕是又没有决心吃,干脆今天放自己一个假。
可能是连日工作,叶秋做了一个让他觉得自己脑袋瓦特了的决定——答应黄有财的饭局。而黄有财看着那滴汗,从叶秋脖子滑过锁骨没入白衬衫里,这个可怜的四十岁老男人受到了刺激。大脑充血的黄有财也做了一个让他觉得自己脑子瓦特了的决定——他开车把叶秋带到了自己一个朋友开的三流大排档。
叶秋踏进这家店就有不祥的预感。脚上粘腻的感觉以及空气里非常非常重的油烟味都在提醒他一件事。这个大排档,卫生好像不大好啊。黄有财把叶总裁请进了这家店唯一的一间雅间,然后下楼找自己的朋友吹牛逼去了。把衣冠楚楚的叶总一个人留在了脏不拉几的雅间里。
手不经意滑过桌面摸到一层油,叶秋皱了皱眉。随手拿过几张纸仔仔细细擦着桌面的油,又叫了热水将碗筷烫了一遍。一边烫一边想黄有财要知道这碗筷是大名鼎鼎的叶总给他烫的,不知道会不会吓的跳起来,像叶修以前给他买的会跳的玩具青蛙。
黄老板和朋友聊的意犹未尽,一时也没上来。叶秋乐的清静,摸出手机准备刷微,哪知道一开机就听见QQ提示音抖动个不停。
「弟啊,是不是又加班呢?你哥我今儿准备去见一个朋友。很久都没有见过面了,还真挺想他的。」叶秋心里一堵。好久没见的朋友,你怎么不想一下好久没见的弟弟。叶秋不甘心,却没有办法去追问下去。
没法去问「你要和什么朋友见面,好久没见怎么今天想见了,去哪里见他。」,怕得到一句说了你也不认识。是啊,叶修的圈子对他来说已经太过遥远。那是生疏是各种血缘都无法消除距离感。
「没,应酬呢。你好好玩。」不冷不热的给顶了回去。然后就看见黄有财带着老板上来介绍本店特色菜。
顺手关了静音,就把手机揣回口袋。
事实上叶秋的预感是准确的。当菜都端上来的时候,叶秋已经将现在走人的想法在脑子里闪了个千八百遍。抄的黄不拉几又黏黏糊糊的不知道什么菜,一条鱼瞪着它浑浊的双眼死不瞑目的躺在盘子中央。靠近叶秋面前的,是一只面容狰狞的鸡。可怜的总裁被迫把鸡身上未褪干净的毛看的清清楚楚。桌子中央是一盆汤,泛着浑浊的白色,结成了块状的不明物体漂浮在汤面。
叶秋维持着礼貌指了指那盆不明物体。「这是……什么?」
老板笑的很羞涩,这是本店的招牌猪脚海带汤。叶秋没话好讲了,自己应承的饭局,跪着也要吃完。
这一顿吃的叶秋醉生梦死。最后他已经产生了烧糊的土豆蛮好吃的这种错觉。叶秋打了个激灵,觉得有这种丧心病狂的想法,自己可能药丸。
迷迷糊糊地和黄有财说去一下洗手间,黄老板吭哧吭哧的咬着一块硬的和石头一样的醋熘白菜,呜哩哇啦的说叶总您去吧。
叶秋跌跌撞撞地走去洗手间,解决完后他一愣。洗手间内没有冲水的设备 ,出来一看,原来洗菜间就在洗手间外边,一根管子从洗手间接到洗菜台子的水龙头上。叶秋定定地看了两秒,又想不出到底违和感在哪。摇摇头转身往回走。
等到这顿饭吃完叶秋去了半条老命,他觉得耳朵里边全是黄有财嘎嘎嘎的笑声。
「叶总,叶总?我们去唱K吧!嗝!我可是嗝!麦霸呢!嗝!」黄老板打出来好几个肉味十足的饱嗝 ,叶秋绷着脸站在原地,克制自己不要去捂鼻子。
「谢谢,不用了,我想起我还有工作要处理。下次见。」叶总裁直截了当地回绝了,彬彬有礼字正腔圆。没等黄有财缓过神,叶秋已经走的没影了。
「哎!叶总!叶总!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二个这么急躁。」黄有财嘟囔着,打车去了家KTV。今晚对于他,注定是个狂欢之夜。
今晚对于叶秋而言注定是悲剧的一夜。十分钟后,坐在自家司机车上的叶秋面容抽搐,手不自觉的捂着肚子。司机大叔正开着车呢,冷不防被车内后视镜里狰狞着的俊脸唬了一跳。心里想总裁怕不是给空调吹面瘫了吧,纠结了一路终于还是在叶秋准备下车的时候叫住了他。
「叶总,空调还是少吹为好。」大叔想着照顾年轻人的面子,没有把面瘫两个字说出来。
叶秋表示十分感动但他并不知道对方在讲什么。
好不容易把自己塞到了办公室的沙发里就不想动了,今天公司里意外地连个加班的员工都没有。扣工资!都给我扣工资!年轻的总裁一边嘟囔着一边在沙发上翻来覆去。胃里的疼痛越来越强,叶秋蜷在沙发里,口中时不时地呜咽着。
卧槽……卧槽卧槽!叶秋疼的连粗口都蹦了出来,胃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给割碎了似的。正在我们的叶总在沙发上垂死挣扎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奇怪的声响。
叶秋觉得,现在就算来个鬼他也懒得跑了。不一会他办公室的门就给打开了,费力地睁开眼,「好吧,就让我看看你是什么魑魅魍魉。」
随后这个魑魅魍魉啪的一下把灯打开了,叶秋一边急忙捂住眼睛一面下意识发出沙哑的警告,「不要开灯!」可惜的是由于胃疼这反而有点撒娇的味道。
什么毛病,现在的鬼都不怕光的吗。叶秋抱怨着。冷不丁的他的手被拉了下来,但叶秋执拗的闭着眼。
对方似乎很无奈,「蠢弟弟,睁眼。」
叶秋唰的一下睁开眼,叶·魑魅魍魉·修正笑着看着他。叶秋想我他妈可别是活在梦里吧,于是抬手准备给叶修一巴掌。
叶修正等着这人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一把抱住他「我的哥我可想死你了」。没想到拥抱没等到倒是等来一巴掌,叶修急忙往后一躲。
「我看你这样倒不是想死哥了,你这是想哥死啊,幸亏你哥我是练过的要不然就……叶秋?叶秋?」叶修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人脸发白,唇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可能是刚刚劲儿使大了,现在捂着肚子直冒冷汗。
「该死」叶修暗骂一声。上前拍了拍叶秋的背,「先别睡,你药放哪了?」
「左边第二个柜子第三格。」叶秋不耐烦,显出点老子这么难受你不能自己找啊的大爷模样。「狗脾气」叶修轻轻地笑了,随后他笑不出来了。
「叶秋!叶秋!你这怎么这么多药!哪个是啊!」叶修拉开抽屉看见了一堆瓶瓶罐罐,居然还有几张中药药方。
叶秋疼的半梦半醒,这时候听见叶修鬼吼鬼叫顿时怒不可遏。废物,他心里想。
「就知道不能指望你,把药都拿过来我自己看。」恶声恶气的朝叶修吼道。可惜那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所幸叶修正仔细关注着他的动静。
叶修一哂,忙把所有药一股脑全抱到叶秋面前,蹲下来好让叶秋看清楚。
叶秋勉强睁开眼睛辨认了一会,开始指点江山「这个两片,这个一片,这个给我贴胃上,好了水没冷好前别烦我。」
叶修正把他说的药挑出来,眼见他又要睡过去,忙叫他「你这有没有能盖的东西,一会着凉了得更疼了。」
叶秋把手往办公桌后的玻璃柜一指,叶修走过去左看右看,也没看出这玻璃除了照出他的帅脸之外有什么可以给叶秋盖上的东西。难不成蠢弟弟在暗示什么嘿嘿嘿。
这时身后传来叶秋拖长了的声音「下——面——」叶修顺势往下面一看。
叶秋简直要气死了。「我他妈跟你说柜子下面你给我看裤裆?」
等叶修从柜子拿出一条小薄毯给这小祖宗盖上,又把水给烧上了的时候 ,他才终于能坐下歇口气。在水壶的鸣叫声里,开始打量叶秋。
叶秋最近压力太大了,也许不是最近才开始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叶秋的压力似乎隔着天南海北,隔着电脑屏幕都要满溢出来。纵使叶秋什么都没说,但叶修就是觉得,叶秋太孤单太累了。刚刚去拿药的时候,瞥见桌子上全是满满当当的文件和各种书籍,杯子里的咖啡渍还没有被洗净。桌子中央摆着一张行程表。
叶修试图从里面找出点叶秋生活里的空隙,但直到他把眼睛看晕了也只找到了一点点。他起身把水倒了放在一旁凉着,把那些药拿纸垫着放在一边。接着他拿了艾草贴准备帮叶秋贴在肚子上,身下的人却把手一挥。「你是想烫死我怎么的,给我贴衣服上」
叶修从善如流的弯腰把艾草贴贴在了叶秋衬衫上,仔细确认贴平整了才把被子给他盖上。一抬眼,叶秋的脸离的有些近,叶修仿佛能感到他呼出的热气。
好像瘦了点,叶修暗忖着。想着想着他发现自己越凑越近,几乎要亲下去。叶秋不舒服的哼唧声把他惊醒。叶修向四周看了看,似乎要确定没有人看见他刚刚的出格举动。
叶修故作镇定的把药和水拿了过来放在里沙发很近的小茶几上。伸手拍拍叶秋的脸「秋儿,吃药啊。」
叶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但是他根本不想动弹,勾勾手指要叶修把药送到他面前来。叶修看到这人懒劲犯了干脆遂了自己心意,把人拉起来圈在自己怀里,伸手把水和药都端过来。
叶秋接过三片药看也不看就往嘴里塞,叶修气急败坏地抓住他的手「你就不怕噎死吗?」 叶秋有些茫然,不都是这样吗,「每回都是这样吞的呀。」
叶修心口一堵,这小兔崽子挺还理直气壮。于是在哥哥的盯梢下,弟弟不得不改为两粒两粒的吞,硬生生比以前多喝掉半杯水。
当叶秋终于能安稳的躺下来睡个觉,叶修也累的够呛。他躺在沙发边上连带着被子把叶秋抱在怀里。快要睡过去的时候他想,本来今天要来给叶秋一个惊喜的,叶秋惊不惊喜他不知道,他可尽是惊吓了。
等第二天叶秋睁开眼,胃部暖洋洋的,背后靠着什么东西,舒服地忍不住像猫一样咕噜一下。然后回过头,叶修放大的一模一样的脸给他带来巨大的视觉冲击。两个大男人躺在沙发上本来就够挤的,加上叶修本来为了叶秋能睡舒服点就躺在边边上,这么一闹腾就给推地上去了。叶修还是闭着眼,但是双手一紧抱着叶秋一起摔下来。当叶秋裹着被子趴在叶修胸前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老骨头都要散架了。但没过一会,他注意到叶修环在他腰间都手臂以及错落在发顶的呼吸。他额头抵着叶修平坦的胸膛,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伸出舌头去舔那抹嫣红。即使隔着被子另一个人的体温也无孔不入的钻了进来,似乎有点,太热了。
头顶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叶秋能听见他胸腔里的闷响。叶修看着泛红的耳垂,笑着问「你在看什么呢?」
你在看什么呢。
叶秋沉默地从叶修怀里出来,头也不回的往私人卫生间走。叶修躺在地上有些懒得起来了,这会儿听里面传来了水龙头的声音有些奇怪,这是尿洗手池里了?
「弟啊!你干啥去了!」叶修闭着眼睛喊了一嗓子。 叶秋拿着毛巾擦着脸,走了出来「刚刷牙呢,怎么了」
叶修一骨碌坐了起来,「你这儿倒是一应俱全啊,当家住了吧。」「差不多。」叶秋言简意赅。
叶修凑了上来搂着叶秋,脸埋在他脖颈蹭了蹭。叶秋浑身一个激灵 ,艰难地用手把叶修的头推开。「快去洗漱,臭死了。」叶秋嘟囔着。「然后我们回家。」
「得嘞!全凭老佛爷吩咐!」叶修嬉皮笑脸地走了。
-------------------------
感谢读到这里 还没完 有屁(☆_☆)
写的不好要轻点喷 身体不适要赶紧点叉
喜欢就来颗小星星

上一棒@迷之ka君|荣耀说法主持人

下一棒@兔喵

评论(25)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