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安迷修x你] 鶸就是原罪

       #莫名其妙地碎碎念,前言不搭后语#
       #十分ooc,安哥活在叙述里。相当抱歉暂时能力不足……文笔hin辣鸡。如果读完,十分感谢。
     莫名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我双手揣兜沉默地沿着一片残垣往下走。
      几个月前一睁眼发现自己来到了凹凸大赛,讲真要不是第一个见到的是安迷修我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怕是要当场去世。安哥倒是没有对我说那句经典的为你而来的台词,他只是冷静地说小姐你先别哭了。
     我摸着墙砖上的灰想到自己几个月前在安迷修面前面无表情地眼泪狂飙还连环崩屁,就感到一阵的凄凉。索性骑士先生的涵养是很好的,拽着哭得生活不能自理的我去领了元力技能。
     阳光半倚着墙面,而我吊儿郎当地半靠在阴影里,看尘埃在光线里群魔乱舞不由得喉咙发痒。凹凸大赛什么人都有,天才先机占尽,蝼蚁则要费劲偷生。腿上的伤痕火辣辣地疼着,我想我是跑不远了,也懒得再跑。
     安迷修待人温和,可我和他的交谈仅限于疏淡地问候。我看过他祖母绿的双瞳,清透又魄人的颜色,却只有在遇见其他人时才会弯成温暖的样子。我烦恼地抠着墙砖表面的坑沿,手指一阵生疼。他现在是否微微笑着牵起哪个狼狈的女孩子然后弯腰行个骑士礼,他是否柔声地告诉可爱的小姐将被他守护。
     我站在充斥着飞灰的墙根下,任由阳光和敌人的刀光晃进眼中,劣质鞋底踩过草地的声音愈来愈近。我感到彻头彻尾地孤独,甚至考虑要不要趁那混蛋上来取走我的积分之前先自裁于此。我看过安迷修对其他人的样子,好像那抹微笑绝不会从他嘴角消失,自然而然地一举一动显得深情而真挚。我看过他握着双剑说要贯彻骑士道,一派知前方艰涩仍无畏惧的模样。前者往往是对着可爱的小姐,后者往往是对作恶的人。而我似乎没有被他分进这两个分组里的任何一个,彼此之间只有冷淡到过分地几句礼貌客套和稀薄的空气。
     随意地扎起头发掏出武器,肋骨处的疼痛让我忍不住抽搐着嘴角,“喂,我也是弱小的女孩子你能不能考虑放过我”我恋恋不舍地从墙上一撑站直,朝对面追杀了我俩周的蛇精病喊。
     他嗤笑着:“凹凸大赛没有爱情,弱小就是原罪。”我不知道这种时候应不应该害怕,不出意外今天就是我的死期了,但我又有一种迷之从容。“哎,我很不像个女孩子吗?”太从容的后果就是我不仅不发抖了,还想在嗝屁前解决自己最耿耿于怀的问题。对面耍了个花枪从上到下把我打量了个遍:“我要杀你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跑啊,那不然呢?给你送人头?”我手一翻架住了他的枪。这小瘪犊子力气贼大直接往我肩上削。“这就是了,你不像个女孩子,你像个鶸。既菜又不会依靠别人。”他一边口中嘚吧嘚手上可不含糊地直接朝老娘面上挑,我一个后仰把他往偏了架 ,可还是被划破了脖子。这也就是我没命逃了两周身手好了点,不然刚刚那个后仰我就能直接摔地上。
      所以被他一枪掼在墙上我只是仰头长叹了一声,却还是兢兢业业地仗着被他钉在墙上一脚踹上了他的小唧唧。血从喉咙里满溢出来温暖了我的锁骨,太阳爱莫能助地摸了摸我的头,然后不负责任地躲进云层。
    要死了吗?好疼……还有点怕。我麻木地疯狂流泪,就像几个月前。血与泪混在脸上,一定狼狈又难堪吧?想想都快死了于是开始理直气壮地放声大哭
    “烦死了闭嘴!”那混蛋捂着裆嘶声站起来。我更委屈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知道吗?”他揉揉耳朵臭着脸说不要哭了死了给你烧纸。
     我也没劲哭了,血流太多身上发冷。两个人安静地站在……不是,一人站着,一人钉着。我小小声地向他请求“能不能帮我把兜里的宝石拿出来?等会我散掉了宝石也会散掉,花了我好多积分呢。”他一脸无语地看着我:“你要送我?” 我提了好一会劲才慢慢跟他说:“能不能帮忙送给安迷修?然后……然后帮忙表个白。我这身积分都给你了,帮个忙吧兄弟!”
     他沉默着从我兜里掏出那枚祖母绿的宝石,得庆幸刚刚一番打斗没给掉了。此刻阳光和蓝色地天空已被大片片的灰云覆盖,风中带着湿润的水汽,不断带去我的热量。掼进我腹部的长枪穿过墙体,我整个人像咸鱼一样被钉在墙上,完全不敢想象我肚子里是个什么光景。
      “你要我跟他说什么。”他闷闷地开口。我看着棕色的枪柄陷入思考,灰色的云与身后的灰墙联结成一片,眼睛里不知道是不是被血糊住了有些难受。
      “就说……有人想告诉他,他的眼睛很漂亮。然后把宝石送给他。”“我去说也太gay了吧。”他抱怨 ,却也还是将宝石收好。“不告诉他你叫什么吗?”
      我已经感到自己的腿在消失,“安迷修又不知道我叫什么。” 指尖也开始虚化。“好歹告诉我吧,毕竟你送了我积分。”我气乐了,明明是他抢的。
     身上的钝痛终于消失,我的身体终于和该死的长枪分开,“我只说一次啊,和他说,是川泽喜欢安迷修。”
     斑驳的墙面上面只剩一支长枪贯穿了这片灰色的世界,血迹还在不断往下滴落。
     骑士先生现在在做什么呢?这就是小姑娘永远无法再得知和思考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