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双叶】在离开前叫醒我(一发完)

叶澍_今天不想填坑:

【某位亲要的双叶叶秋死亡的be的点文】


【喜欢请给我热度吧】



【BGM:The daydream-Tears】


【双叶】在离开前叫醒我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


今天接到的病人是叶家的大少爷。我的任务是治疗他的心理创伤。


我们这个职业并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去催个眠咻一下病人就好了。我们所做的就是和病人聊聊天,引导病人说出自己内心的伤痛,帮助他们排解心中的郁气。


解铃还须系铃人,自身的心病岂是旁人随随便便就能治愈的。





我也是荣耀的忠实粉丝,可惜玩的并不好。叶神的名字如雷贯耳,对于这个男人,我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憧憬和崇敬之情。所以当我接到这个病例的时候,我以为是同名同姓。


那个强大到无人能及的男人,我是不敢相信他会有什么心理疾病的。


直到我看到了真人。





我的病人和照片上的叶修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浑身的气质却是大相径庭。这不是那个被称为“荣耀教科书”的,脸上总挂着嘲讽笑的,身上烟味不散的强大的温柔的男人。


这个和叶修长着一样脸的男人,脸色是病态的苍白,脸上挂着商人特有的精明的微笑,身着一身黑色西装,走路时有着在军队训练过的痕迹,很有气势,很有精英范。他的身上有着清爽的肥皂味,没有浸染烟草多年的气息。






他一开口,我便明了叶家人一开始的欲言又止。


他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


“你好,我是叶秋。”








叶氏总裁叶秋车祸不治身亡和荣耀之神叶修宣布退役的新闻后脚跟着前脚的登上报纸头版头条。我心里闪过一丝了然,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来。


这样的打击,也难怪会有心理创伤。


他的坐姿很优雅,双手交叠搭在膝盖上,背脊挺直。他张了张口又顿了一下,似乎在组织语言。看到我疑惑的眼神,他冲我笑了笑。


“今天,我想和医生谈一谈我哥哥叶修的事。”


身为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我自然不会说“你就是叶修”这类愚蠢的话来刺激病人。



我对他说:“好,我们开始吧。”







“你应该也听说了,我的哥哥叶修车祸去世的事情。”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


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点了点头。


他也没有在意我到底有没有回应他,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我和我哥差几分钟出生,仅仅比我大几分钟,他就仗着这个为非作歹为所欲为。小时候天天欺负我。每次调皮捣蛋都是他背黑锅的都是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喜欢过一个女生,这个混蛋哥哥,就冒着我的名义给那个女生写情书,还得意洋洋的跟我说她拒绝我了...”


“他就是个混蛋!天下第一大混蛋!”他忽然情绪激动起来大骂了一句,双手紧紧的攥着,骨节都有些发白。


“混蛋...”


“我后来终于鼓起勇气打包好行李要离家出走。他居然带着我的身份证和我的行李就跑路了,非要去打游戏。游戏有什么好?连我都不要了。”


“留我一个人接受家族里越来越严苛的训练。”


“一个人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从前他还在的时候,我们同甘共苦的时候。那时虽然也难熬,但看到身边有人和我一起受着,总觉得是一种安慰。”


“我去部队里训练的时候,苦和累的时候我就会想他。无论这一路上有多苦多累,都知道会有一个人在等我回来。尽管这可能只是我的幻想,这个没心没肺的肯定没有想过我。离家出走在外逍遥,做自己喜欢的事,谁不想?我也想。”他的语气带上一丝愤愤。


“可我要护着他,所以我要力量。他是我哥,我不护着他谁护着他。他刚刚出走时穷困潦倒的过苦日子,在嘉世受了委屈也不跟我说。有这么大个后台也不晓得用。我本来想着,他不开口我就不帮他,等他知道痛了就会回来了。”


“我舍不得啊。我的半身我怎么舍得他痛。”


“他很有魅力,我怕有人把他拐跑了。”


“我没有告诉过他我爱他。”


“只要他同意了,所有的困难都不是困难,我能替他扛。”


“可我不敢告诉他。”


“我怎么可以让他被别人指着骂,我只要护着他就好了。”


他低下了头,温柔的念出一句话:“他们听不见你的声音,你却为了他们,愿赌服输。”


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眼睛里闪耀着夺目的光,我知道那是快乐的回光返照。


他的语气忽然变得轻快起来,像是孩子有了心爱的玩具:“我跟你说,我哥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有人欺负我的时候永远都是他第一个把我护在身后,我生病的时候他就在我的床边照顾我一宿...”


“叶修。”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他从喉间滑出一声不成字的气音,像手指重重的砸在钢琴键上发出的轰响,像极了悲鸣。





“我,我还没说完。”他喃喃道,很无措的样子。


“叶修。”我觉得我很残忍,但我必须这么做。


他的身体渐渐佝偻起来,他的脊背弓起用尽全身力气,可是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折断。


他把脸埋在手里,肩膀轻轻抖动。没有发出声音,却在恸哭。


“叶修。”我又唤了一声,好似悲悯。


“那是他的日记。”


“他死了。”


“我不是个好哥哥,该死的是我。”


“...我还没有好好爱他。”


他顿了半响,声音透过掌心闷闷的,语言没头没尾支离破碎我却听的真切。


“我可以挺过去的。”


他抬起了头。


“我得带着他,好好活下去。”


叶修笑了,眼泪却掉了下来。


END

评论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