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花吐症

众鸡之神:

注:这里花吐症在原设定上有点改变,就是得了花吐症的人花会在胃里生长并且长出荆棘缠住心脏,完全缠住就会导致心脏停止跳动死亡,如果得到治愈吐出白百合的时候就连着那一串荆棘一起出来。只要荆棘一扯出来心脏上和胃中的伤口就会立刻痊愈。
有微微数字松注意!还有可能ooc注意,可能有错字注意,不喜误入!!!!!!
“松野家其实发生过一件神秘事件,就是次男莫名其妙开始突出了红色的花。”“诶,那不是花吐症么,会死的哦”“对啊就是那个,不过听说后来治好了。”“天啦这太可怕了”“嘘,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哦,这是我三个月前看见的”“好”“那走吧”。。。。。
后面一蓝一红的身影看着刚刚谈论的人离去的背影,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
三个月前,松野六胞胎跟往常一样来到了经常喝酒的餐馆。这天是松野六胞胎的生日。一到餐馆他们就点了一大堆上号的饭菜和几大杯啤酒,什么?你问钱哪里来的这种事情想想就知道。这天晚上他们个个都喝了很多酒,就连不怎么会喝酒的空松和一松都喝的醉醺醺的。
这样的喝的结果就是导致空松的胃差点报废。“呕!!”“空松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么?”轻松看着在厕所里吐的一塌糊涂的空松。“没事,你们先走吧。让我再吐会。。。呕!!”轻松看着又开始吐的空松叹了一口气,架着醉的不成样的一松对空松说“那我们先走了,你一个人小心点。”得到回应后才把门关上。
“呃啊,神啊,我的胃真是一条凶猛的野兽,真的是怒吼犹如洪水泛滥。”空松摇摇晃晃地走在回去的路上。现在已是凌晨,四周安静的可怕,有些路灯在那鬼畜的闪动。
这时,他听到前面有点动静。是人呕吐的声音。什么嘛,原来现在还有人跟我一样因心事而醉的不省人事么。这次空松喝这么多酒其实不只是因为是他们的生日,他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就是松野家的长男松野小松,也就是他的亲哥哥。
果然喜欢上自己的亲哥哥很恶心吧。。。。。空松想着。
再往前走一段路,一股花香味弥漫在四周。空松发现前面有个人跪在地上剧烈呕吐着。看起来很糟糕啊。。。。空松想走上去帮忙,但刚向前走一步那人就捂着嘴跑掉了了。留下了一大堆。。。。。花!?
那些花散发出让人着迷的香气。这香气吸引着空松。他忍不住拿起其中一片花瓣。一整风吹过,手中的花瓣与地上的花一瞬间就消逝在了风中,像是不曾存在过。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简单的清理了下身体的空松悄悄地打开了房门。五个兄弟都已经睡着了。看着睡姿差劲的某人和十四松,他笑了笑“晚安”
一阵呕吐感把熟睡的空松惊醒了。他捂住嘴巴,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卫生间“呕!!!!!!”香气在卫生间弥漫开。!?空松震惊地看着在洗手池中泛着血红色的花。
“啊嘞,空松你还没吐完啊,这都要早上了哦”听见这个声音那作呕的感觉又来了。空松忍不住又吐了出来。“唔啊,吐的好厉害,大丈夫。”后面人靠近。作呕的感觉越来越厉害,吐出来的花也更多了。
不能被发现!!!!!!!!
背被拍了一下。吓得空松立刻就把水龙头打开。水一瞬间就把花给打碎了。“空松你还好么。”小松顺了顺空松的背。“啊。。啊啊。没事,对不起,小松你能先出去一下么?”可能是花已经吐完了,已经没有花瓣再吐出来了。“那好吧,不过你让我上个厕所先啊。”空松的看了一眼面前捂着下体扭扭捏捏的小松,黑线的回房。
一觉醒来发现已经下午了。兄弟们都已经出去了,家里就只剩下空松一人。胃里空荡荡,空松用吐到发软的腿慢慢挪到厨房去。打开冰箱里看见里面空空如也。。。。。不愧是六胞胎。。。算了。。。不吃了。身体好疲倦。宿醉的感觉让空松一瞬间想狗带。
想起来昨天吐出来的花,虽然已经没有再吐了,但是还是去看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空松这样想着,把睡衣成平时经常穿的卫衣,随便打理了下头发就出门去大裤衩博士那里了。
“达优~空松君竟然来了达优~脸色不怎么好啊达优~”你进门就得到了来自达优的欢迎。“午安达优君,我有一个来自神的提问想请教大裤衩博士。”空松看了一眼里面,发现大裤衩博士在里面捣鼓着什么,于是走进去坐在博士面前。博士见面前出现了个人向上瞟了一眼也吓了一跳。“空松君有什么事么?脸色很不好啊。”诶?看见空松迷惑的样子,博士指了指一旁的镜子。空松拿起了镜子,而镜子里映出的脸是有点苍白,眼睛是肿的,还有黑眼圈。“看着你这样子,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吧”博士把手中的东西放下,去盛了一杯茶给空松。空松接过茶喝了一口,呼出一口气说“是这样的,昨天是我们六胞胎的诞生之日,我当时不小心就喝过头了,胃就在那洪水泛滥。于是就让剩下五个兄弟先走了。当我胃中的灾难过后在回家时看到有个人在前面吐,但那个人吐出来的竟是一堆花瓣!因为那花瓣散发着魔鬼的香气我忍不住去碰了。。。。然后到将近清晨的时候我也吐出了花。。。”大裤衩博士一直很认真的在听,听到后面的时候他的脸上变得越来越不好。“这是花吐症。”“花吐症?”“花吐症是受困于单恋中的人会吐出花来,碰到花也会被感染,只有两情相悦的话才能治愈,治愈象征就是将会吐出一朵白百合。吐出的花会造成身体虚弱,如果没有两情相悦的话。将会死。”。。。。。。。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会死!?空松彻底被吓到了。如果要治疗只能两情相悦,要不然就会死。而他暗恋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哥哥。这次,真的死定了。。。。“空松君可要赶紧的对自己喜欢的人表达心意啊,要不然很危险的。要知道你的生命在缩短。还有一点要记住,这个病是会传染的。所以你在家里吐出花的话一定要好好的清理干净才行,要不然你们六兄弟都会被感染的!我这里有一种药会尽量延长病发时间,但只有三颗,这最多只能延长一点时间而已,一定要赶紧的啊!”

出了博士的家。空松看了眼手中的药,取出期中一片直接吞掉。嘴里立刻充满了苦涩味。
“我回来了。。”经过这么多事,空松觉得这辈子的精力都在这几个小时里花掉了一半。“空松你回来啦。已经可以吃饭了哦。”门里传来轻松的声音。“我的胃并不想进食,但我想去和周公约会。”空松对在吃晚饭的家人说道。他有点紧张。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们?“呐空松哥哥手中拿的是什么?”一向敏锐的十四松发现了空松手中的袋子,而这里面是用来专门处理花的工具和大裤衩博士给他的药。
“诶,脸色还是好差啊,果然昨天喝太多了么,天还没亮都看到你还在吐。不过反正休息下就好了嘛。”小松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空松。“啊,去了躺医院就没事了,我身体里的病魔已经被纯净的白衣天使打败了,没什么大碍。我先去与周公约会了。”不想让兄弟们担心,但是真正会担心的估计也只有轻松和十四松吧。空松看了一眼继续吃饭的家人们,转身上楼。
拉上房门后,空松已经撑不住了。靠着门滑坐下去。袋子掉到了地上。滚烫的泪水就这样毫无预兆地一滴滴掉了下来“。。。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啊。。。。。”黑暗的房间里。原本很耀眼的那一抹蓝色,正在慢慢的变暗。
就这样平安地度过了一周。这一周空松并没有吐过花。他跟往常一样见到小松与其他兄弟们都用着痛语跟他们说话,跟往常一样被无视,跟往常一样戴着面具对待着所有人,跟往常一样把不开心的事闷在心理。这样就好。。。。。他想。
直到新的一周开始之际,事情就开始有点扭曲了。这天早上,空松又变成了最晚起床的那个,兄弟们都去吃早餐了,可是一松却还坐在房间的角落。一松从空松醒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他看。被盯久了觉得浑身不自在的空松直接缴械投降“my brother你不去享用一天中的第一份上帝的馈赠么?”换着衣服的空松这样说着“臭松喜欢人渣长男对吧。”一直盯着空松的一松并不打算回答空松。诶?空松被这话定住了。“不说出来的话会死吧。”。。。。。“最好快点说出来为好。要不然到时你的尸体会把整个家都玷污的,到那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空松想解释,但是转身的时候被一松的眼神吓到了。那不是在开玩笑,一松的眼神已经告诉了空松一切。“一松哥哥空松哥哥快点下来吃早餐啊!”楼下传来十四松的声音。一松起身往门口走去,经过空松时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要么说,要么离,选一个”留下空松独自一人待在房间里。
过了好会,空松才下来吃早餐。兄弟们都已经吃完了。看见空松来他们也没说什么。空松只好自顾自地吃起了早餐。
“啊啊~小松哥哥真狡猾。”?所有人把视线转向椴松“嗯?你指什么?”小松有点懵逼“还装傻,交了个女朋友也不跟我们说。”椴松对着手机按了几下,对着小松露出一张照片。照片里,女子勾着男子的手,两人都笑道很开心。
“诶~竟然被发现了啊,真是可惜,本来想要结婚的时候再跟你们说的。不过有无所谓啦,反正迟早都要知道,早说晚说都一样。”小松尴尬地笑了笑。“诶诶诶!!!!!!?”五人震惊的地看着小松。“没想到小松哥哥竟然。。。”轻松若有所思的“切,竟然被小松哥哥抢先了。”椴松有些不甘心“恭喜恭喜恭喜!!”十四松激动地手足舞蹈起来。面对这样的冲击,空松停止了进食。一松没说话,但是空松知道一松在盯着他。作呕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空松?怎么了嘛?”看着自己弟弟脸色突然变差的小松有些疑惑“嗯?没,没事。只是稍微想了想事而已。恭喜大哥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说完还对着小松抛了个媚眼。“疼疼疼。”看着对面捂着肋骨的小松,空松觉得作呕感又重了些。
一场闹剧过后,像是没发生过这事,各自去干自己的事了。下午兄弟们都要出门。一松出给了空松一个告诫“你自己看着办吧”。空松看着一松离去的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去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全喝完,那股作呕感终于压下去了。

在吃晚饭时,六胞胎的母上发话了。“neet们,明天下午我和你们爸爸有事要出去几天。这几天你们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诶!!!?”这是松野六胞胎这辈子听到的最坏的消息。以前父上母上也不是没有出去过,但是当时有别的人照顾他们,这次可不一样,二十几岁的成年人啦哪还有人会照顾他们。
“牙白!!!!这次真的玩蛋了!父上母上出去了谁帮我们做饭!?”“可以出去吃啊。”“不行!!每天都出去吃很浪费钱!”
“话说这不一样的吧!”看着房间里吵吵闹闹的兄弟们,空松默默地举起手“那个。。。我会做饭哦”房间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五条视线集中盯着空松看“臭松做的东西能吃么?”“就是”“该不会是什么让人痛到不行的饭吧”“真是让人吃惊。”听着这些话,空松失望了起来“嘛,竟然会做的话试下也无妨不是么?”空松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大哥。而后者正微笑着看着他。心脏开始隐隐作痛,像是有东西缠着它。

刚从菜市场回来,空松就开始煮起饭来。其他兄弟都去给父母送行了。只要想到他们回来的时候肚子都已经要饿扁了,他就忍不住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我们回来了~”“好饿啊!”“啊啊真的是累死了啊!肚子已经饿的要贴到背后了啦”“空松(哥哥)饭还没好么?”门外传来了来自五只恶鬼的怨气。“很快就好了,再稍等下!”
空松对着门后喊,又加快了手速。
厨房门被打开,有谁进来了。听脚步声空松还以为是轻松进来了。“轻松帮我拿下那边的料酒。”空松用手指了指旁边。没过多久,一瓶料酒就递到了他手上。“给,还有事你哥哥小松我不是轻松那个老妈子哦。”
诶!?这个声音让空松差点把料酒撒偏。接着肩上一沉。空松差点就这样跪了。小松把下巴磕在了空松的肩上,看着空松手中的动作说道“好香。。。还没煮好饭么?都已经累死了啊,哥哥我的胃快撑不住了啊,再饿下去哥哥会忍不住吃掉空松的哦。”看着定住的而且还莫名其妙脸红的空松,小松又懵逼了。“空松?”“小松哥哥,太,太近了啊。。。”噗,紧张得说不出话了么。hhhh真可爱。小松看着自己弟弟的表现,忍不住想调戏一下他“诶~原来空松会害羞的么~真是卡哇伊呐~”接着把手放在空松的腰上,开始剧烈抓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啥!!!!!小松哥哥快住手啊啊!!!痒死了啊哈哈哈!!!”为了不弄翻锅,空松只能在原地颤抖着。“好了不玩了。肚子真的要饿扁了啦,空松你要赶紧哦~哥哥我可是想好好尝尝你的‘爱.妻.便.当.哦’”小松就这样笑着离开了厨房,留着空松独自一人。这次没有作呕感真是太好了。。。。但是为何心脏会隐隐作痛,是刚刚太激动了么。。。。不管了。。
把菜盘都端到桌上,五只饿鬼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抢着菜。“哦哦好好吃!!!”“这个也是!!”“没想到空松做的菜这么好吃!完全不知道,以前有做过给谁吃么?”空松有点不知所措,因为这样被兄弟们这样夸奖还是第一次“其实以前演剧部要参赛时的那几天都排练到很晚,等排练完小卖部的food都已经被一群饿狼给扫光。有些家人没空闲时间做便当的前辈只能空着肚子继续排练。我当时就想要是不进食排练又怎能展现出power呢?于是我就跟mommy稍微学习了一些厨艺。不愧是mommy的教导,让演剧部的前辈释放出自己隐藏在黑暗中的power,从此挣脱了束缚着他们的饥饿锁链。”难得这次五人没有无视空松的痛语“诶,还有这样的事~”“明明是六胞胎却完全不知道呢,果然大家一点都不了解么?”“空松哥哥好厉害!”
原来我不是第一个吃到空松做的饭的么。。。不知为何小松的心情有些低落,同时他也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低落。
已是深夜,空松满脑子都是昨天早上知道小松有女朋友的事。想到这里心又开始作痛,作呕感又开始涌上来。这种恶心的感觉让空松非常烦躁,根本就睡不着。于是他起身,走到阳台点起一只烟开始抽了起来。
后面响起了脚步声。这次,空松知道这是谁了“小松哥哥你不睡觉么?”空松用力地吸入一口烟然后吐出“呃,我只是看见你在抽烟所以就想起来跟你一起抽而已。。。好吧,其实是我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对劲啊,是有什么事吗?”小松走道空松旁边,也点起了一根烟。“。。。并没有。”小松听了后默默地看了空松一眼,然后伸手附上他的头,用力揉几下,“不需要把不开心的事憋在心里哦,哥哥我知道空松为我们付出了很多哦,从以前就发现哦,保护兄弟,被排斥了也只是一个人哭泣,特别是上次豆丁太绑架你那次,那次真的是对不起啦。你其实不需要把心事憋在心里的,因为我是长男啊,你的哥哥,偶尔撒娇下也可以哦。”眼看手中的烟就快要燃尽,小松把烟按进烟灰缸里,拍了拍空松的背就回房了。
而他不知道站在阳台的空松正在流泪。【对不起,小松,即使你是长男也还是有一件事不知道】

醒来时发现已经变成下午了。空松起来去洗手间洗漱。洗漱完他发现家里只剩小松一个人了,不过看起来他也要出门,而且穿的跟平时也不一样“哟,空松,你醒了啊,最近醒的有些晚啊。”小松坐在鞋架那穿着鞋。“。。。小松哥哥你要去哪里?怎么穿成这样?”听着空松这样问,小松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哥哥我要去约会哦”!?空松被吓到了,他觉得他的心脏开始痛了起来,作呕感就这样涌了上来。不行,要忍不住了。。。“小松哥哥!”?小松疑惑地看着突然喊起来的空松。他的手被空松一扯,就在两人嘴唇就快要触碰到时,小松的拳头就这样挥了过去。看着被打得坐到了地上的空松,小松才意识到他干了什么“啊!抱歉!一不小心就!空松你还好么?”小松想去他起来,但是空松却对他说“没事,对不起小松哥哥,你可以走了”然后就回到了二楼。
呕吐感越来越严重了,心脏也更加疼了。在二楼看见小松走了一段路后,空松再也忍不住了。胃里的东西一下子涌上来。“呕!!!!!!”空松一下又一下地吐出了红色的花来,其中有几朵还渗出了鲜红色的液体。喉咙里一股腥味,刚刚那是血!?
空松恐惧地看着面前那几朵带着血的花。
他用最快地速度把花都处理掉,吃了一颗大裤衩博士给他的药。心脏终于不痛了,作呕的感觉也消了。原来之前心脏会痛是跟这个有关系么。。。他决定去找大裤衩博士,但他不知道在他身后的窗台旁的地板上,一小多被血染的更红的花在那躺着。

“我回来啦!”刚打完棒球的十四松随便把鞋一踢,就用滚的方式滚回了房间,把门用力拉开又喊了一句“我回来啦!”没有任何回应声。看着静悄悄的房间十四松有些小失望“谁都不在么。。算啦!再去打下棒球好啦!masulu masulu!hasulu hasulu!”刚想转身的十四松突然注意到了窗台旁地板上那血红色的东西。“啊嘞?这是啥?”他蹲下来“花?”血红色的花开始散发出香气。“好漂亮。。。”十四松把手伸向那带着血的花。

空松提着刚买回来的菜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回想着刚刚大裤衩博士跟他说的话“那朵花已经穿透了你的胃,现在正在缠住你的心脏,如果他完全缠住的心脏你将会死亡!空松君得快点啊!时间不多了!”
这下我真的要去见阎王爷了。。。。
虽说他已经跟小松接吻了,但是并没有吐出百合,反而吐出了带血的花。果然两情相悦什么的,根本不可能。。这点绝对不能被他们发现,作为哥哥可不能让自己弟弟sad啊。得找个地方才行,死也要死得浪漫点。呦西,就那里吧。
下定好决心的空松加快回家的步伐。毕竟陪兄弟们的时间不多了。
回到家里,里面意外的安静。是还没回来么?空松看向了闹钟,6:30。奇怪?这个钟点他们还没回来,是不回来吃么?
“铃!”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爸空松吓了一跳。他急忙接起电话“空松哥哥忘了跟你说我们不回来吃了。我们现在在平时和酒的那个餐馆里,小松哥哥也在和惠子桑也在。对了惠子桑就是小松哥哥的女朋友,你要过来么?”电话里传来椴松的声音。其实空松挺想去看下小松的女朋友是个怎样的人,不过看到刚刚买的菜,觉得不吃有点可惜,于是就拒绝了。
挂断电话后,空松起身开始做了起饭来。

晚上空松刚洗完澡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吵杂声。五人进了来,手里还拿着盆子。看起来已经去了澡堂了啊,怪不得他们的盆子都不见了。空松边走回房间边想。“Wellcome home!!my brother!今天过得如何?一定有受到爱神的眷顾吧!”说完还对着里面抛了个媚眼。一如既往地被无视,但空松并不介意。而小松看起来没什么变化,好像今天下午的事情没有发生。不过这样也好。空松心想。
“呐,十四松你今天怎么了?看起来一点精神都没有,连晚饭都没吃多少。”轻松今天一直觉得很安静好像少了点什么,后来发现原来是少了个空松和十四松的吵闹声。于是他就叫椴松打电话给空松问他来不来并观察十四松一直到现在。“。。。。我不舒服。。。”十四松毫无生气地回答他。“诶!?”一直活力四射的十四松竟然会不舒服。这把所有人都吓到了“。。。不行了。已经。。十四松已经忍不住了。。”下一秒十四松就对着地板吐出一大片紫色的花。大家睁大眼睛震惊地看着吐出花朵的十四松。“十,十四松!?你怎么了!”轻松想过去扶十四松的轻松被空松喊住“不要碰到那些花!会被传染的!!”视线集中在空松身上“你知道些什么吧,空松。”长男的声音比平时低沉了许多,四周的气温开始下降。但是没有人看到长男把身后手中的紫色花朵揉碎。
看来,不得不说了啊。。。。
空松把几乎把事情都交代了出来。包括自己得了吐花症,和对兄弟的隐瞒。除了他喜欢的人小松与他自身的情况没有说出去。第一个开口的人是三男轻松“你是笨蛋么!?这种事情为什么不早点说!这可是会危及到生命的啊!”轻松话音刚落,一直沉默的一松对着空松就是一拳。“你个屎一样的残渣!说了要么离要么坦白!你为什么不说!这下好了吧,让十四松也得了这种病!像你这种连累兄弟的垃圾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面对一松的谩骂,空松一开始是想驳回的,但是想到十四松被自己连累了,他就一瞬间失语了。“一松你冷静点啊!”轻松使劲拉住失控的一松,这样的一松,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这样,十四松哥哥不是不能跟我们一起了么!?”房里开始乱了起来。面对这样的场景,空松开始不知所措起来
“够了!”松野家的长男一发话,整个房间都静了下来。“十四松,你今天有没有碰过什么东西?”小松对着一言不发的十四松问到“。。。花。。今天打完棒球回来看见房里有一朵很漂亮的花,它很香,像是有生命一样。。。所以就忍不住碰了。。。”十四松弱弱地答到。
空松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下来。他转过身对他们说“我去拿药。”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吧眼泪擦干净才上二楼。
吃了药后的十四松已经躺在了轻松铺好的被上,其他的四个兄弟回到了楼上。留下即使吃了药也担心会在短时间会吐出花的十四松和同病患同时也不放心十四松的空松。“对不起,空松哥哥。。”空松抬起头惊讶的看着坐起来的十四松“十四松,已经感觉好多了么?”空松问到“完全大丈夫哦!已经完全不难受了!masulu masulu!hasulu hasulu!!”十四松看似回复了,不过没过多久又安静了下来“对不起,空松哥哥。。。”还是刚刚那句话“我不该碰那朵花的。。。害你被一松哥哥打。脸还疼么?我帮你吹下。呼~痛痛飞走!”听见这番话的空松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他紧紧地抱住十四松泪流不止地说道“对不起!十四松!真的很对不起!!哥哥连累到了你!!我这个哥哥真是失格了!!我保证,保证绝对会治好你的!!”十四松顺了顺空松的背“哥哥不哭。那,拉钩钩,我们约好了哦。”空松放开了十四松,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他的小拇指“嗯!说好了哦!”

站在门外的小松静静地听着房内的一切。待里面安静了下来,他才回到了二楼阳台,点起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他回想起刚刚在二楼轻松对他说的话“你也适可而止吧,混蛋长男。空松喜欢你的事你也知道了吧,对于这种事你应该要早点答复他才行。花吐症可是会死的,这不是在开玩笑。”
空松喜欢。。。自己么。。。。所说自己是有这样的意识,但是不能真的确定。
深深的吸入一口烟,再吐出。看着烟在空气中散开。不禁想起高中有一次与空松跟不良干架的时的事,那并不是第一次跟空松一起干架,只是那次对方人有很多,好不容易打赢了身上也带着一堆伤。在回家前去了下很多人跳崖的那个悬崖边,当时他在和空松互相处理伤口的时候问空松爽不爽儿后者竟然傻傻的对自己笑着说爽。噗。。真是蠢死了,明明满脸都是伤。小松心想
当时空松背对着夕阳,那笑容在夕阳下很好看,即使满脸都是伤嗯。那天空松的那个笑容一直都没有被小松忘记。身体某处的种子开始发芽。小松自嘲地笑了笑,什么嘛,原来,自己,已经普通的喜欢上空松了。
小松把剩下半截的烟按入烟灰缸里,想着明天就去把自己的想法表达给空松就去睡了。而他不知道的是,在楼下的空松已经把行李收拾好了。
收拾完行李的空松想了想十四松以前喜欢的人。是那个女孩吧,当年那个回了家乡那个。他从柜筒里翻出十四松曾经和那女孩在一起的合照。开始动气身,背起后面的行李准备上路。“哥哥,你要去哪里?”身后的声音把他定住了,空松转身看着正在坐起来的十四松。“呐,空松哥哥要去哪?你不要我们了么?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么?请不要离开我们!我们绝对会改的!我们。。。不能没有空松哥哥啊!”十四松扑上去死命地扯住空松的手。按平时来说,十四松的力气绝对比空松大,但是他得了花吐症记得么?现在应该是浑身疲惫不堪的。“。。。对不起,十四松 。。。”空松用力甩开十四松,即使他看见了十四松在哭泣。。。
“十四松怎么了!”楼上五人都被楼下的动静,一松第一时间冲了下去,看见泪流满面的十四松吓了一跳。“空松哥哥。。。。走了。。。”这下大家都把视线转向了长男。。。

已经跑了很远的空松擦掉刚刚在甩开十四松时就流出的眼泪,突然间,他想起了一个很问题“哈。。这下糟糕了,还不知道那女孩住在哪就跑出来了。。。”现在已经要早上了,空松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松野宅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回去,这样不就罪孽更深重了么?这样前进吧!向着日出的方向!”空松对自己这样说着,像东边跑去。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开眼,在空松没问多少个人就找到了那女的去向。更幸运的是,坐巴士一天就到了。啥?为什么不做新干线?不够钱啊。
坐上巴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刚坐上座位的那瞬间,空松的眼皮子
就开始打架了,这一天真的是累得他都快散架了,于是他把眼睛合上,靠着窗户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被告知差不多到目的地了。空松有些感叹自己的睡眠时间,真的是越睡越久了啊。。。

下车后,空松到处拿着照片询问着当地居民,居民们貌似都很熟这个女生,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女生的住处。
才刚刚看到女孩的房子,空松就高兴地冲了过去。十四松,终于有救了!
他跑着跑着,突然就放慢了速度,直到停下。因为他看到那女孩,旁边还跟着个男人与小孩,三人在一起,看起来非常幸福。

现在是距离空松离家的五天后。其实在他知道十四松喜欢的女孩已经结婚后,他就已经回到了这边,不过他没有勇气面对他的兄弟们,在朋友家避开了两天。但是该来的总是会来,他不可能一辈子躲起来,这样只会让他变得更加懦弱而已。于是,空松决定回到那他曾经犯下过天大罪孽的家。

空松打开家门,发现里面挺安静的,估计他们都出去了。这安静的气氛让空松放松了不少,他边上楼边想着如何跟兄弟们交代,同时还有十四松的事。
上到二楼时,空松的手在碰上门把的那一瞬间停住了。里面有人在!
他悄悄地把门拉开一点,发现里面正是十四松和一松。他们两个说了什么空松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为他看见,十四松和一松的唇,正碰在了一起。
接下来的一幕让空松更加吃惊了。十四松与一松接过吻后,十四松从嘴里吐出了一朵白色的百合。
是花吐症治愈了的象征!十四已经没有事了!空松欣喜若狂,但是下一秒他就被一股熟悉的感觉给吞噬了。作呕感一瞬间就全部涌了上来,心脏也开始剧烈疼痛起来,仿佛就是在嘲讽他并没有得到小松的芳心。
空松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强行忍住呕吐的欲望,这样做的代价是他剧烈地咳嗽了起来,还咳出了不少血。房里的人注意到了门外的动静,十四松向着门走去。
糟糕!不能让他们知道我的现在的情况!空松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像外面冲去。门被拉开,外面没有任何一人,却能在空气中捕捉到一丝淡淡的花香味“刚刚那个是空松哥哥/臭松?”
好不容容易冲出了门外,却被一股力量拉住了。空松转过头!发现是轻松“空松!?呐,是空松吧!这几天你都去哪了!我们找了你好久!你现在又要跑去哪!?”轻松看着空松把脸转过来,满脸的泪水把轻松吓了一跳“拜托了。。。。放开我轻松。。我。。已经不想再连累任何一个兄弟了!”听到这句话的轻松定住了,空松趁机就挣脱开轻松的束缚,往前跑去。轻松身后,一红一粉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啊嘞?早泄松哥哥你傻站在这里干嘛?刚刚跑过去的是?”椴松在轻松面前挥了几下手,轻松才反应过来“啊!空,空松刚刚往那边跑了!”“诶!?空松哥哥!?那怎么办?小松哥哥?”椴松看向小松。只见小松把手里的东西扔给轻松,一个箭步地冲向了刚刚空松跑的那个方向。“喂!等,等下!小松哥哥!”现在就算轻松把喉咙喊破,小松也不会停下来的。即使不知道空松往哪个方向跑,小松也知道如果那个笨蛋会寻死一定会去那个地方。

海风扑上空松的脸,耳边传来海鸥的的鸣叫声,海腥味进入鼻腔里,夕阳打在空松的身上。即使这一切都很美,空松也再也看不下去了。“呕!!!!”好不容易跑到这来,胃里的东西一涌而上。空松一下又一下地吐出红色的花来,同时也咳出了血。心脏在剧烈地疼痛着。
已经。。。不行了。。。。。
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身子重得像是要陷进地板里。对不起。。。。大家。。。对不起。。。小松
空松合上了眼睛。

松野空松死了,他躺一大片鲜红色的花中,夕阳打在这里,花朵泛着红色的血光。他再也感受不到任何东西。

曾经有传言说过,人死的时候,听力是最后一个失效的,这是因为死去的人想再听一次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空松!!!”好不容易跑到高中与空松经常来过的悬崖旁的小松。看见空松就这样倒下去整个人都不好了,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把倒下的空松抱住 “对不起。。。”眼泪不听话地流出来,小松把脸埋进空松的颈窝里,泪水浸湿了空松的衣服。小松知道,即使他再怎么喊,空松都再也不会回应他了。
“。。小松?。。。”其实空松在真正失去意识前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再喊他的名字。但他的眼睛睁不开,喉咙也发不出声音,还好老天开眼,让他花了几分钟就能发出仅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和睁开眼睛。虽然意识还是很模糊。
!?听到空松出声的小松立刻紧紧的抓住了空松的手。“小松你为何会知道我在这里?。。。那个是!?”看着小松从嘴里吐出了一些海蓝色的小物体,空松意识立马清晰了许多。只见小松吐出了一两多海蓝色的花朵“笨蛋。。。。我可是长男啊。。会知道也是当然的啊。。。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当时碰了十四松吐出来的花。。还有哥哥我喜欢空松哦,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了,现在才说真的是对不起。”小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了“现在,让我们一起治疗吧,就像以前一样。”
小松吻上空松的唇。
两人胃中不再是那种作呕的感觉,而是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微妙感。白色的百合花盛开了。他们把嘴里的百合扯出来,空松觉得他的心脏一瞬间就解放,因为他扯出来的那朵连着一大串荆棘。“看,治好了哦。”小松紧紧的抱住空松,空松也紧紧地回抱住他。

“空松哥哥!小松哥哥!”耳边传来弟弟们的声音。小松刚放开空松,空松就被另外四个人抱住了“啊啊对不起啊啊空松哥哥!!!我再也不乱碰奇怪的东西了啊啊!不要走啊!”by哭泣的十四松
“。。。对不起!我错了!!”by哭着小声道歉的一松“空松哥哥不要离开我们啊!我们不能没有你!”by哭得鼻涕都流出来的椴松“空松你是笨蛋吗是笨蛋吗是笨蛋吗!?为什么要离开我们!不要再走了啊!有没有饿着啊?有受伤么?真的是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by即使在哭也很老妈子的轻松。
被四人环抱着的空松鼻子一酸,眼泪又不争气地流出来了。“对不起!!!真的是对不起!”他对着四个弟弟说。同时也有些烦躁为什么自己这么会哭。
在一旁看着一切的长男高兴的笑了起来,他在四人放开次男的时候站了起来,对坐在的地上的空松伸出了手。“回家吧 !”空松愣了愣,然后搭上小松的手站了起来,笑着回应“嗯!大家一起!”

-----------------END--------------

拖了五天才把文赶完真的是orz上次看到花吐症忍不住就写了这篇orz最后他们在的悬崖其实是十四松和那女孩见面的那个悬崖。有很多不妥这是抱歉orz,这里注上花吐症原设定。
花吐き病,学名[呕吐中枢花被性疾患],传闻室町时代爆发的流行病。受困于单恋中的人会吐出花来,碰到花的人也会被感染,直到现代也没有有效的药物。但是两情相悦的话就可以治愈,确认治愈的方式是亲吻并且吐出百合。吐出的花会造成身体虚弱,如果不治愈会导致亏空而死。

评论

热度(21)

  1. 痴妄归人天三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