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双叶年上】冬天与哥哥。


南风不竞:

“来接哥呗?”叶修从H市帮陈果处理完了一些战队的问题,上飞机回B市前给叶秋打了个电话,声情并茂着。


“你忍心看着你可怜的哥哥孤单一人从H市长途跋涉飞到B市还要打车回家吗?大冬天那个风啊,有多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想想B市那个伟大壮观的交通,你再想想你疲惫不堪精疲力尽的哥哥。如果再遇到个什么热情洋溢的粉丝扑过来哥可能没到家就已经光荣牺牲了。所以你这个当弟弟的必须要挺身而出啊。”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但叶秋不吃这一套。


叶秋心里特别坚定不去接叶修,B市的冬天太冷,作为一个正直向上的青年,遵守社会公德热爱劳动一颗心跟党走,在寒风的怒吼下认怂了,愿意和暖气厮守到春暖花开。
“不是我不想接你好吗,外面好冷……”叶秋说,一边把冻僵了的手放到办公室的电暖气上,办公室还有空调不停的制暖风让叶秋觉得无比幸福。叶修说的话想想确实挺不容易的,但是直觉告诉他其实叶修也就是在卖可怜博得他的同情。
“所以说我不去。”义正言辞。


“哦。这样。”叶修呼出一口气,自家弟弟软的不吃只能用硬的。“那你给爸妈带个话说哥今年过年就不回家了,在外面再浪个三五年十来年什么的就打道回府。”


“卧槽!”对面叶秋显然很吃这一套,没忍住爆了粗口,然后急急忙忙的问叶修的飞机几点到机场好去接他。


“叶秋你还真是毫无长进……”两人挂了电话,叶修啧了两声。
都多大了,怎么还是这么可爱啊。


B市这几天变温的特别厉害,网络上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我在暖气和空调强力制暖的怀抱中浪得不行,出门那个感人的温度扇我几巴掌把我冻成傻逼。
话不理不粗,叶秋现在后悔来机场接叶修了。


他的鼻尖都冻得有点儿红,更不用说比一般男性白皙一点儿的脸,冻得红扑扑的,叶修见到在机场出口处站着哆嗦着等他的叶秋的时候想:这脸蛋儿红扑扑的好想亲一口。
“叶秋你傻啊?不会在车里等?”叶修把脖子上的围巾扯下来给叶秋一层层裹住,叶秋被冻得委屈的很,懒得去反驳了,他老老实实的交待:“怕你找不到啊,车很多。”
……
叶秋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扭头。
他的哥哥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冷,哪儿像他冻的快要成冰棒了。
“我后悔了!应该在车里等你。手要冻掉了好吗!”
“呸!我就不应该来接你,叫你乱跑自己出来有本事自己回去啊?”


似乎是围巾带着自家哥哥的温度,还蛮暖和的,又没有闻到黑色围巾上的烟味,叶秋精神了不少。


“哥能把怕冷的叶总裁哄骗过来接我。”叶修笑笑,伸出两手抓住了叶秋的两手,拉近直接放到自己的脖子上,刚不在意叶秋两手冰凉。


“怎么样,本事大吧?”叶修说。
来自叶修手掌的温度和脖颈的温度终于把叶秋的手暖热了。


叶秋讨厌冬天。
因为这个季节太冷了。
叶秋讨厌哥哥。
因为他一点儿都没有做哥哥的样子,还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


不过今天他觉得冬天和哥哥都挺温柔的。








评论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