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全职甜梗30题之二-无意识的撒娇#双叶#

時雨之時:

看了看电脑屏幕显示的时间叶修皱了皱眉猜测了起来「...哥BOSS都抢完了,笨蛋弟弟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又被灌酒了吧」想起叶秋出门之前好像有说过要应酬这件事,叶修有了不大好的预感...那家伙可是跟自己一样是一杯倒啊。
此时的叶秋头昏昏沉沉的「这次一不小心又被他们灌多了…」感觉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好不容易把钥匙对上钥匙孔,用力推开门后刚要进门,就被门槛绊了一下,狠狠地跌倒在玄关口「斯!猛吸一口气,好痛……」才听到玄关传来的声音叶修就走向声源,才刚出来便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倒在玄关那,担心的上前扶起那人,紧张的连昵称都忘了叫「喂!叶秋,你没事吧?」,「唔…」感觉到额头传来的阵阵疼痛费劲地睁开眼,眼前的脸模模糊糊看不清,但身上熟悉的气息让人感到安息心「哥…」听到叶秋虛弱的聲音有些心疼,干脆把人靠在自己身上,安抚的拍着背說「没事 我在...不过啊...你额头可能要冰敷一下了 」說完想到人肿着额去上班的画面不禁勾起唇角,叶秋像小孩子般搂住了叶修,想要让那股气息围绕起自己「好疼…唔…」被酒精麻痹的神经持续不断传来的疼痛愈加强烈叶秋不禁有些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叶修摸着对方的额头皱了皱眉,把人扶到沙发上拍拍对方搂着自己的手示意对方松手「哥给你拿冰块冰敷,乖 ,先松手」,「老哥?你不要走…」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对方想要离去,就情不自禁地加重了手上的力度「别走啊…」 叶修有些无奈的揉揉对方的头「好好,不走,哥就拿个冰块帮你敷着,不然你明天去公司不知道的还以为哥家暴你呢,就一分钟好不好?哥一分钟就回来了」说完安撫的揉揉對方的头,叶秋明白了他依旧想要离去的意图,用力的地将人拽到自己的身上,用尽全力抱紧「这样…你就不会走了吧…别再丟下我一个啊,老哥」,突然被拽倒在葉秋身上又听到眼前人所说的话有些震惊又有些无奈愧疚,「...好, 不会再丟下你的,哥会好好陪着你...放心吧!」一边说一边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对方的背。「唔…」叶秋稍微放松了手上的力度,将头贴上怀里人的胸膛,感受着他身体里心脏的搏动,确定了其是真实的存在「真的好高兴…老哥,你终于又回來了…」感覺自己被温暖的气息包围,一阵陣睡意袭来「好暖和…」 听着对方均匀的呼吸声叶修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这小子上一次跟他撒娇是什么时候呢...最后的映像 是小时候吧 ...」看著自家笨蛋弟弟的睡顏不禁有些笑出声...真可爱啊,这副样子

「嗯…」醒来后随之而来的是宿醉导致的头痛,叶秋感觉额头上还有阵阵凉意,不禁伸手摸了摸「嘶!好疼!怎么回事…」「呦!醒啦?」叶修听到声音从厨房探出头「你昨晚喝醉酒进家门跌了一下撞到额头了,你自己不記得了?」說完一臉壞笑,「…完全没有记忆啊……那…我有做什么奇怪的事么?」看向一脸笑意的老哥,叶秋心裡不禁打起鼓来「奇怪的事啊」叶修故作为难的想了想回答「你說...死命的抱着哥不放,不让哥离开算不算啊?」「唔!!怎么会…真的有么?」虽说嘴上这样问,但感觉好像的确自己有这样做过「那个…」有些彆扭的转过头,葉修看了只是好笑的走上前揉乱了他的头发「没事,以后多跟哥撒点娇吧 感觉还不赖,笨蛋弟弟」「誰...谁要跟你撒嬌啊!混帳老哥」

评论

热度(51)

  1. 痴妄归人去冰三分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