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阿松衍生】梅花话谭

kara...

谦 北 涼:

宝贝们你们的失踪人口回归啦!!!(谁理你
那么不废话上说明!


食用说明:
*没有新的设定,只是对原曲和原脑洞的扩展描写。
*严重剧透,没有看过梅花话谭怕剧透的boys and girls就别看了!!
*六子视角,微长兄/色/一十四/速度(大概? 就不打tag了
*ooc重灾区,可能理解还不到位,和原作的意思有出入很抱歉!!
*配合音乐食用风味更佳。


-choroの场合-


   “choro,睁开眼睛,看看你哥哥最后的笑容吧。”


     母亲声音哽咽着劝道。祈祷完毕的choro抬起头。水汽氤氲的双眼,端详着相框中那个系着蓝色领带的,和他有一模一样样貌的男人。不同的只是两人的神情。相框中的他,面带笑容,而相框外的choro早已泪水满面。


    “kara…你怎么能…”


    身旁的三个兄弟也早已泣不成声。除了oso。他不在灵堂内,只是在门外的庭院兜兜转转。他久久地停留在池塘旁的那棵梅树旁,沉默着。那梅树是他们六兄弟幼时一起栽种的,说是代表着六人一心。


   oso是kara出事时唯一在他身边的人。


    “别太为难他,”母亲用手帕拭去红肿的眼眶边不断滴落的泪水,“他毕竟目睹了一切…他很自责…”


    四个兄弟沉默了。他们能够理解。


    从出生起就在一起的六兄弟,就这样忽然走掉了一个。异常的突然。从不分开的六人只剩下五人,让他们感到不习惯。


   choro再作了个揖,用西服袖口擦干泪水,起身离开了灵堂。在廊道的拐角处,他看见了背对着他的oso。那平时夺目的红色,今天也格外黯淡。choro不想打扰他,就在远处静静地看着。望着oso仰望梅树的脸他忽然想起,幸好去世的是kara,如果是oso…不对!choro猛地甩头想要甩掉这个想法,真想给自己两个巴掌。这让他的内心被罪恶感充满,心虚的他连忙掉头走回灵堂。走了两步后他愣神,刚才自己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意思…?kara在他心中不如oso吗?因为oso是长男,而kara是次男的缘故吗?


    看着灵堂内的三个弟弟,作为三男的choro沉默着,却没有勇气走进去。虽然平时看起来很没用的样子,但原来我是这样依赖着长男啊…


    “发什么呆呢,choro?”长男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时间差不多了,叫大家走吧。”


    “啊…好。”





-tottiの场合-


    距离kara去世已经一年了。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母亲为了避免大家触景生情就决定搬家,搬去了新房子的五兄弟似乎很快就习惯了没有次男的家。也许因为去世的是次男的缘故,释怀意外的容易。一开始大家还会在提到kara时感伤,而现在几乎连kara存在过的痕迹都十分薄弱。


    之前一直因为种种原因拖着整理kara遗物的事情,要不是今天oso终于开口要求,估计还会一直拖下去,拖到没人记得为止。因为其他三人都在家里忙周年祭的事,所以只有totti可以陪oso过来。


    “totti,我去接个电话。”


    玄关的电话铃响了起来,划破了房间里的宁静。oso站起身。


    “哦好。”totti点点头。


    拿起一沓文件,一张纸片随着尘埃落下。


    “这是……?”他用指腹将覆在纸片上的灰尘摸去,家里三名长兄稚嫩的脸露了出来。定格的笑容随着时间和纸片一起泛黄。


    “什么嘛…原来是照片啊。”这么说着,totti露出了笑容。他打开那本积满尘土的册子——果然是相册呢。六张一样的脸,重合在了一起。过去快乐的时光啊…totti抚摩着相片上模糊不清的脸,有时候也挺怀念的。


    “啊…对不起。”


   oso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因为撞到了拉门出声道歉。


    “啊…没关系的。”totti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要道歉呢?oso哥哥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看到什么了?totti。笑得这么开心呢。”oso刚坐下就背对着totti开始整理一堆资料。


    “相册而已啦…还有oso哥哥,那堆刚才你已经理过了哦。”


    “啊啊…抱歉。接了个电话我都忘记了呢,哈哈。”


    “嘛…oso哥哥真是!”totti没有多想,笑着合上了相册。





-jyushiの场合-


     jyushi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发现oso哥哥的不正常的。


    也许是那次看见他对着kara哥哥的照片自言自语。


    也许是那次看见他拿着kara哥哥的蓝色连帽衫发呆。


    他想过问问oso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很想问问oso哥哥,为什么在他曾经那么好看的、露出两排整齐牙齿的笑变得不自然了,为什么他总是忽然就变得沉默,为什么他觉得oso哥哥就像kara哥哥一样呢。


    但他没有这么做。


    六子中最天真的jyushi从来都不会想很多,除了这次。但是他却装作一点都没有发觉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他觉得自己应该这么做。


    自己憧憬着作为长男的oso,不愿打破这样的假象吗?


    他不清楚。他也弄不清楚。


    已经不知道该对哥哥说些什么了。


    他只是,想让kara哥哥露出属于他自己的笑容而已。




-ichiの场合-
 


    ichi其实从一开始就发现了。


    在灵堂的那一天,他看见oso靠着梅树发呆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kara把自己杀死的事情。


    那个笨蛋,以为这样做是为了我们吗?他藏在口罩后面的嘴唇抽搐着向下撇了两下。我才不需要啊,混蛋。是你,在拯救自己吧。


    他很想这么对kara说。但是,他没有揭穿他。因为不想打破kara费心建立起来的假象。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说kara——毕竟杀死kara的人里,也有他。


    那天陪jyushi练习野球的时候,jyushi忽然停下挥棒的动作,ichi扔出去的球掉到了草坪上,滚向溪边。那白色的软球在快要掉进水里的时候停住了。他刚想问jyushi发生了什么,jyushi却低着头,先开口了。


    “呐,ichi哥哥。oso哥哥,其实是kara哥哥吧…?”


     ichi先是愣了愣。没想到jyushi也发现了呢。


    “…是啊。”一会儿的沉默后,他承认了。


    “为什么kara哥哥要这么做呢…做他自己不好吗?”jyushi少见的十分安静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kara那个笨蛋啊…”ichi忽然觉得眼眶一热。“也许…oso走了以后,他也不愿意做自己了吧…”


    别再用oso的那种方式笑了啊,混蛋。一点都不好看啊。


    即使你这样做,我们六子之间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得到回报啊。像傻子一样。你是白痴吗。


    “果然还是不想说出来呢,”jyushi忽然这样说了一句,“对吧,ichi哥哥?”


    “嗯…”ichi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这样说道。


     拜托,以kara的身份,露出不会崩坏的笑容吧。拜托,就算一次也好。拜托。




-osoの场合-


30秒 诶…?怎么回事…?


29秒 额头上湿湿的是什么呢…?喉咙口也有一股热流呢。


28秒 疼疼疼…嘛…大概断了几根骨头吧?


27秒 呼吸好困难。


26秒  kara…kara和我一起出门的…


25秒 啊 …kara过来了呢。


24秒 你没事,真好。


23秒 怎么哭了呢?你哭起来的样子真的一点都不好看呐。


22秒 好想给你擦擦眼泪。


21秒 却把连胳膊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20秒 想跟你说说话。


19秒 想跟所有人说说话。choro,ichi,jyushi,totti。妈妈,爸爸。


18秒 要死了么…?


17秒 意外的不甘心呢…啊哈哈。


16秒 别哭了啊,笨蛋。


15秒 糟糕,又开始疼了…


14秒 浑身都好疼…


13秒 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12秒 只剩下红色。


11秒 说起来,红色也是属于我的颜色呢。


10秒 抱歉。


9秒 明明是长男。


8秒 却什么都做不了。


7秒 自己真是没用啊。


6秒 看见白色的光了呢。


5秒 这种感觉真不好。


4秒  要成为第一个离开的了吗?


3秒 要好好活下去喔。


2秒 抱歉。


1秒 再见了。


0秒 我爱你们。一直。




-karaの场合-


    看着倒在自己怀里、浑身是血的oso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起,kara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作为三个哥哥里面最小的一个,choro对于长男oso十分依赖。虽然常常损自家长男,说他是没工作的废柴、一事无成的懒人,但其实无意中总是把他当成自己的榜样,生活中处处都依照着长男的样子在做。末子totti是更加,一直都被温柔的长男所宠爱着的他,不知道在失去了最最重要的哥哥之后,会成为什么样。


    其实对于五兄弟每个人来说,失去作为中心的长男,都绝不是一件可以轻易接受的事情。


    如果去世的是次男,大家的心里也许就不会那么难受了吧。


    这么想着的时候,kara忽然自嘲似的笑了起来。


    这就是次男的命运吧。泪水顺着脸颊流下。首位永远站在中心的位置,而次位只会被人遗忘…吗。他抱住oso的逐渐冷掉的身体,放声痛哭。就让我放肆这一回吧,oso。


 


“kara”的葬礼上,四个兄弟哭得很伤心。他却穿着属于oso的红色衣服站在梅树下。沉默着。


这棵陪他们六兄弟一起长大的梅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呢。他的嘴角抽动了两下,想要露出oso那样的笑容却弄成了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泪水啪嗒啪嗒地掉进了梅树旁边的池塘。我这样做…真的好吗?你全部都看到了对吧。他一只手抚上粗糙的树皮,一边在心里质问道。


    抹杀自己的存在这种事…只要狠心,就可以做到的吧。自己的演技还是可以相信的。擦了擦泪水,掉头走回灵堂。看见站在门口发愣的choro,装作没事的样子开口道。


    “发什么呆呢,choro?时间差不多了,叫大家走吧。”


    “啊…好。”


    大家都陆陆续续离开了,他却以长男要垫后这样的理由留到了最后。跪倒在“kara”的祀堂前,他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泪水决堤般涌了出来。


    所有的痛苦,都让我一个人承担吧。


   kara他,已经去世了啊。


 


    即使已经过了一年,有时候穿着自己兄长的衣服,演绎着他的角色,还是会感到不习惯。偷偷带回来了一件自己以前的蓝色衣服,在自己动摇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kara他,已经不在了喔——总是这样告诉自己。


“kara”的周年祭快到了,他也想起来要回老房子里整理自己的“遗物”。带着totti回到那所充满回忆的老民房,整理着一沓又一沓的文件。电话铃声响起,“totti,我去接个电话。”


“哦好。”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内容无非是关照他们走时记得锁门之类。结束漫长对话后走在沐浴着洒下的阳光的走道,他的心情意外的不错。到了totti所在的房间,透过半掩着的拉门,看见的那景色却无情地夺去了他的心神——totti正对着自己和oso、choro的老照片微笑着。


    啊啊——果然吗…。我的选择没有错呢。已经成为美好的回忆了啊——kara的存在。他失神。次男的死,比起长男的离去,果然很容易被接受呢——毕竟……他忽然很想跑开,但totti已经发现了他——因为他不小心撞到了拉门。


“啊…对不起。”他手忙脚乱地道着不明所以的歉。


“啊…没关系的。”totti摆摆手。


“看到什么了?totti。笑得这么开心呢。”说出这话语,他忽然鼻子一酸,连忙背过身去不让弟弟看见自己泛红的眼眶,还一边打开一叠文件胡乱地翻动着为自己打掩护。


 “相册而已啦…还有oso哥哥,那堆刚才你已经理过了哦。”弟弟疑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啊啊…抱歉。接了个电话我都忘记了呢,哈哈。”糟糕。心里暗骂自己,一边转过身去尴尬地笑笑。


“嘛…oso哥哥真是!”totti笑着合上了相册。


那么,就让他彻底消失吧。kara闭上了眼睛。已经没办法回头了吧,我。


 


松野家,死者两名。


oso。


kara。


 
-END-

@谦北涼

评论

热度(31)

  1. 痴妄归人谦 北 涼 转载了此文字
    ka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