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妄归人

〔番外〕生而为王

普利卡:

算是番外吧


叶秋从长公主那里回宫


以及,要闭关,更文时间不保证了=_=




*
要问叶修对叶秋的第一印象,那大概是:不要用我的脸做出这么一副胆小鬼的样子!


毕竟莫名其妙多了个弟弟,再没心没肺的人也会下意识去观察。因此在叶秋第五十四次因发现他的目光而瑟瑟发抖时,叶修好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就那么烦躁呢!原来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去哪里了!


叶秋掀起眼睑小心翼翼地瞅了他一眼,然后抱起宣纸啪嗒啪嗒跑到角落里去了。


啊~啊~~


无语的叶修用手遮住半边脸,哀悼了一下自己无往不利的俊容。别人家弟弟都是这样的?叶修的视线又无意识地飘到了叶秋身上,叶秋抿唇,想要专心致志地磨墨,手却格外的僵硬。最后似乎忍无可忍地看他,乌黑灵动的眼从额发的缝隙露出来,像刚打捞出来的黑珍珠,蕴藏了一片深海。


“看够了吗?”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叶修一跳,听去和自己的嗓音很像,但又不同,仿佛带了点江南的细雨,温润宁静。


这个声音还真容易让人听上瘾,叶修想着,嘴巴却突然蹦出了一句“哥真好看”。


叶秋握紧手里的墨块,脸颊上的肉紧绷着,似乎在努力克制某种情绪。叶修看着他这个样子,不知道哪里来的立场:“年轻人,该生气就生气。”


叶秋长长呼出一口气,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手上细细地研磨着,下定了无视他的决心。


然而决心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叶修眼珠子一转,十分不介意地凑到了叶秋那边。拿起新的毛笔蘸了点墨汁在宣纸上画了条线,故作老成的摇摇头,板着脸道:“你不会磨墨吗?”


叶秋手顿了顿,两人陷在沉默里。叶秋空着的手撑住脸,原本就有点婴儿肥现在一挤更显可爱,他的目光依旧落在砚台上,粉嫩的唇瓣一开一合,却让对方没了声音:“你想怎么样呢?哥哥。”


哥哥两个字在叶秋嘴里转了一圈,轻飘飘的犹带些黏糯温婉,缠紧了叶修的心神。叶修突然趴到桌子上,叶秋瞥了他一眼,疑惑地皱起眉头,不懂对方为什么突然露出这种亮晶晶的眼神。


“再叫一声听听~”


怎么这话这么古怪?


叶秋见砚台里的墨汁够浓了,转手去拿笔却一把被叶修抓住。两人对视着,叶秋试探性地挣扎了一把,无果。毕竟是生活在宫外,叶秋的性子还不能很好地适应皇宫,因此表面上的楚楚可怜只是为了掩盖心里蠢蠢欲动的妖气。


叶秋眼中闪过一丝恶劣,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眼睛扑闪扑闪的仿佛海里瑰丽的荧光。他的嗓音这次彻底成了江南调子,珠落玉盘雨打芭蕉,携来一片烟雨朦胧。


哥哥。


叶修愣愣看着他,两人凑得极近,叶修甚至能察觉到叶秋温热的呼吸和隐隐清香。叶秋眨巴眨巴眼,手巧妙地转了把,然后快速离开他。叶修回神,空了的手下意识握住:“你学过唱戏?”


叶秋拿起笔,依旧是那副清心寡欲的样子。叶修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手指按住笔杆:“我说,安定侯那里这么有趣?”


叶秋眼睑微颤,眼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深沉,然后缓缓开口:“我住在长公主府。”


叶秋躲开他的手,一笔一划都写得很是用心:“一进宫你就挑刺儿,我也没做什么膈应你的事啊。”


“没有挑刺儿,”叶修吊儿郎当地捣乱,“是爱——的问候啊爱。”


叶秋像是被吓到了,墨汁在雪白的宣纸上画出一条扭曲的曲线:“爱?”


叶秋对上他的视线,然后和形象很不符地嗤笑:“你的爱来得真廉价。”


“你其实是双面人吧,”叶修戳了戳他的脸然后被无情地拍开,“本性暴露了哟!”


“该怎么说呢,”叶秋用笔尾点在脸颊,软肉凹陷仿佛一个酒窝,“大人们都喜欢那种听话无害的小孩吧,像小动物一样饿了就乞食,不高兴了就撒娇,然后满足自己是被需要的这种心态。”


叶秋得出一番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结论,然后把视线坦荡地移向叶修,脸上是“大概就是这样吧”的无奈表情。


叶修噗嗤地笑出声,半身后仰,手肘撑在席子上:“你意外的通透啊。”


“是必要的伪装,”叶秋耸肩,似乎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哥哥挺谈得来,他起身对他伸手,“要来吗?”


叶秋的身影逆光,看不清他的脸,但想必是一副温和无害的表情。叶修伸手搭上他的,借力起来:“我不喜欢双面人哦。”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装样子。


血缘或者是半身的心灵感应,叶秋听出他的画外音,轻念了句“是吗”,果断松开了手,笑容恶劣:“那就自己起来吧。”


叶修因为惯性“咚”地摔回了地上,听声音就很疼啊!叶秋颇为同情地看他,在对方的脸都皱成一团后心情愉悦地轻哼了一声,掩饰性地摸摸鼻子。你说不用装样子的哦?叶秋的眸子扫过一抹揶揄,被叶修十分不客气地捕捉到了。


所以说,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
春天如果拟人的话,大概是反复无常的怀春少女。


叶秋抬头看着阴沉下来的天空,湿气浓郁,连风都仿佛浸满了水。他的目光移到屋檐的铜铃上,铃舌旋转着敲击青铜,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把我带到你这里是看燕子发春吗?”


叶修的声音传入耳朵,叶秋这时才发觉有鸟在头顶叽喳。他回头,叶修又像没有骨头一般侧卧在席子上,一脸不满地看他。


“毕竟是春天。”


叶修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又移向他头顶的鸟窝,露出一个恶作剧的笑:“啊,是呢。”


叶秋走向他,抬脚轻轻踢了他小腹,有些哭笑不得:“喂,不准掏鸟窝。”


叶修夸张地发出惨叫,反手握住对方纤细的脚踝:“赤脚很冷的笨蛋弟弟。”手指摩擦他突出的踝骨,细腻的手感仿佛上等温玉。


叶秋对自己的称呼表达不满,想用被抓住的脚狠狠踩到他小臂上,然而叶修手指一滑,捏到了他的脚心。叶秋陡然一僵,脸色微妙。


“嗯?”叶修笑得一脸和煦,“笨蛋弟弟刚才打算干什么?”


叶秋沉默,然后绽放了一个更加和煦的笑容:“亲·切·友·好·的·问·候。”


叶修手一拉,接住对方倾倒的身体,微微卸力,侧身把人抱在了怀里。就算如此,叶秋肯定有什么地方磕到了,即使没有也一定被吓得不轻。叶修两指捏住他的脸,心满意足地蹂躏了一番:“意料之中的柔软啊——”


叶秋想翻身然而被对方箍得太紧,根本动弹不得:“要捏就捏你自己的脸啊!混账哥哥!”


“捏自己的脸可不会发出这种生气的声音。”叶修松手抱住对方纤细的身子满足地蹭了蹭。


叶秋被弄得烦躁,手肘毫不客气地向后一顶,叶修借着力道化开。两人就这么紧贴着打了起来,然后叶秋一个翻身站立,逃出了他的怀抱。


“真狠心。”叶修坐起,揉了揉自己的嘴角,幽怨地看向毫发无损的叶秋。


叶秋撇开头,目光在他嘴角打转,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凑了过去。


他的手指蜻蜓点水般摸过叶修的嘴角,那里似乎被磕破了,隐隐透出点血丝。叶秋皱眉,目光对上叶修:“痛?”


叶修可怜兮兮,硬是挤了点眼泪出来。叶秋一时间心里的愧疚压过了幸灾乐祸,手指轻轻搭在伤口。叶修嘴一偏在叶秋的目瞪口呆里含住了他的手指,温暖的口腔里,叶秋能感觉到他柔软的舌头舔着自己指腹。


叶秋的脸瞬间爆红,看着叶修眉眼半垂地凝神样子,脑中轰轰烈烈地席卷过了什么东西。


叶修突然勾起一个诡异的笑,毫不留情地咬了下去!


“哇!”


叶秋连忙抽回手指,嫌弃地看着自己沾满唾液的手指:“啊……好恶心……”


叶修手指抹掉唇边的水渍,顺便碰了碰伤口,痛得倒吸了一口气:“便宜你了,哥可是破相了!”


叶秋用手帕擦掉口水,清晰可见的牙印绕了指节一圈。叶秋嘴角一抽,扔掉手帕遮住了他的眼睛,仿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别误会哦,是消毒!”


叶修的睫毛扫过叶秋掌心,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自己脸庞上。柔软温暖的物体滑过伤口,小心翼翼地打了个圈,酥麻的感觉痒痒的。呼出的热气让沾湿的唇角莫名多了股寒意,然后多余的水渍就被微凉的唇瓣轻柔地吻去了。


叶修还在愣神,眼前突然恢复了视线,叶秋神色自若地起身往外面走:“我找侍女要点药。”


叶修知道叶秋的身影远去都没有回神,最终后知后觉地摸上了唇角。


“啊……”


叶修的手上移彻底挡住了脸,崩溃的神色和泛红的脸皆被埋进了掌心里。


我这是……被反调戏了?!!


————————————————————————


经此事件,叶修就开始有意识地磨练撩拨弟弟的技能了Σ( ° △ °|||)︴

评论

热度(50)

  1. 痴妄归人普利卡 转载了此文字